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疫情影响严重 美国华人小商家投资开店终成空-中新网

2020-09-11 07:28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【编辑:韩辉】 吕Jennifer约30年前从中国台湾移民到纽约,先是给别人打工,后来和朋友合开Spa店,再转做礼品店。作为需要抚养两个孩子、生活负担重的单亲妈妈,她努力工作、从不闲着,生意最好的时候,在华埠拉菲逸街(Lafayette Street)同时经营着三家礼品店

【编辑:韩辉】

  吕Jennifer约30年前从中国台湾移民到纽约,先是给别人打工,后来和朋友合开Spa店,再转做礼品店。作为需要抚养两个孩子、生活负担重的单亲妈妈,她努力工作、从不闲着,生意最好的时候,在华埠拉菲逸街(Lafayette Street)同时经营着三家礼品店。

  虽然亏了几十万元投资,但吕Jennifer相信:如果以后还有机会,她还是会再回来,“这么多年我很感谢自己的努力,因为努力才能成功,但也感谢老天还让我健康地活着,只要身体健康就有机会。现在我暂时休息一下,等有机会时再出发。”

  “华人小区很多小商家都做不下去了,我们经手的申请房贷、甚至拿自住房屋抵押贷款的商家,比疫情前多了四至五倍,全部是要拯救生意。”地产公司“屋新天”首席行政官(CEO)张川说,疫情让小商家严重受损,不少人都因无力负担房租而关门,那些没有房贷压力的犹太裔和俄裔房东,不惜给小商家开出免房租半年的优惠条件,鼓励他们维持或扩展生意,有的小商家也确实动了心,“但扩张能否成功、生意能否好转,还是个未知数”。

  雪上加霜的是,随着疫情发展,街上的游民愈来愈多,“过去一条街可能只有一、两个,现在不仅数量增加,甚至还搭起帐篷住下来,到店里来偷衣服的事时有发生”。有的游民来店里上厕所,长达一小时都不出来,在里面洗脸洗澡,有的喝醉了还直接躺在店里睡觉,因此造成的卫生和安全问题吓跑不少客人,令王华非常无奈。

  “没什么赚头,也就准备关店了”。王华说。“来美国这么久,我从来没投过票、或参加过什么游行,只知道赚钱,但我现在意识到,华人和小商家不出来发声是不行的,没有话语权,别人就不会管你。”王华希望小区民众抛掉“老一辈管好自家事、自扫门前雪的旧思想”,大家应该积极投票、选出真正能够代表自身权益的民代,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  对于近30年积累下来的生意就这样全部没了,客人都替吕Jennifer感到惋惜、也难以置信,但她认为做人还是要讲信用,“生意做不下去、交不出租金,对房东就无法交代,房东还有房东的难处,要站到对方的立场、为对方考虑”。

  纾困金额度低 只够维持三个月

  中国侨网9月2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美国很多洗衣店、礼品店、小吃店、饮品店等便利个人日常生活的小商家,在疫情中突然停业、悄无声息退出了大家的视野。

  车轮饼客源减 难付租金终关门

  洗衣店没赚头 还面临游民滋扰

  而王华位于艾姆赫斯特百老汇大道(Broadway)上的洗衣店,月租目前已达1万多元。租金是店里需承受的最大成本,店里偶尔还会因没及时清理门口和路边垃圾、或是室内张贴的通知字体大小未达要求而吃上罚单,“他们就进店直接让员工签字,每张罚单少则100元、多则好几百”。

  但吕Jennifer做得很快乐,“不管生意好不好,车轮饼店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意义,只要我房租付得出,能有点小零用钱,我就很欢喜做下去”。也正因真心待人,她那小小的店面总流动着大大的人情味,“我们是服务业,服务业就要抱持这种心态和精神去做事”。然而也是因为疫情,过去傍晚下班时间来买车轮饼的人潮不再,没有收入、难以承受租金,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关门。

  后来孩子大了,也不愿意接手这种传统生意,吕Jennifer没有精力打理三家店的生意,就结束了两家大店,仅保留了拉菲逸街和获架街(Walker Street)的一家小店。四年前,她又接手获架街上的另一家店面,打算分成三块区域经营??台湾小吃车轮饼、发廊、足底按摩。车轮饼店率先问世,发廊和足底按摩店的空间因为需要特别装修,就先卖着纪念品作为过渡。

  王华1995年赴美后,先是在阿肯色州做餐馆,2006年搬到纽约,在皇后区艾姆赫斯特(Elmhurst)开起洗衣店。他回忆,当时开洗衣店的人还很少,每隔几条街有一家,大家公平竞争,利润比较高,“毕竟你想做太远的生意也不行,小区民众都是把衣服拿到附近的洗衣店去,住太远的也不会到你这里来”。然而后来开洗衣店的人愈来愈多,到现在完全是饱和状态,每隔一条街、甚至每一条街就不止一家,生意愈来愈难做。

  礼品店的生意这些年都不好做,吕Jennifer表示,卖纪念品的华人愈来愈少,都被印裔、孟加拉国裔代替,“一家连着一家开,竞争太多、市场很乱”,打价格战打得利润都没了,根本卖不到合乎市场利润的价钱,尤其是疫情发生后,游客不能来纽约,更没有生意可做,不得已只好先关闭获架街街角的小店,后来又关了车轮饼店,原本要做发廊的店面也在做最后的清货,清完了就等于全部结束了。

  车轮饼是台湾传统小吃,之所以要卖这个,吕Jennifer说,纯粹是想把家乡的美食带来,让纽约客吃到家乡的味道。为此她曾花七个月的时间研发饼皮和内馅,又专门将制作的模具从台湾运来纽约,推出红豆、奶油等经典口味,还有鲔鱼玉米、芋头蛋黄等新派口味,坚持亲自做内馅、保证食材天然新鲜,自开业后一直颇受食客欢迎。

  王华介绍,洗衣店创收主要是靠代洗和干洗,自助洗衣根本不赚钱,可过去经常要洗正装的曼哈顿的上班族和白领们,如今都改成了居家工作,干洗和代洗锐减,大多数客人都是来店里自助洗衣,利润少得可怜。与此同时,为了员工和客人的安全,店里还增加了不少购买清洁和防疫用品的开销,免触碰体温测量仪、消毒喷雾、消毒纸巾、口罩、手套都得装备齐全,“这些东西现在卖很贵的,甚至很难买到”。

新冠肺炎疫情给小商家租户带来巨大的压力,社区转租店面增多。(美国《世界日报》记者刘大琪 摄)

  疫情发生后,皇后区成为重灾区,虽然洗衣店属必要行业、政府允许开放,但考虑到疫情凶猛,王华还是决定在最危险的高峰期关了一个月。重开后又缩短了营业时间,来洗衣服的人大幅减少,担心共享洗衣机不安全。

  在法拉盛等华人小区,因为很多房东还背负着房贷,所以小商家租户要承受的压力更大。虽然政府提供“薪资保护贷款计划”(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,简称PPP)、纾困金等支持,但PPP的额度并不多,“对很多企业来说,这个政策的好处也就能供他们维持生意三个月左右,且还不知道PPP或纾困金能不能继续发下去、发到什么时候”。

  礼品店竞争大 疫情后雪上加霜

  吕Jennifer介绍,过去一年来,装修工作一直在进行,花了几十万元,比如二楼的旧管道比较低,她专门请了工程师拉高位置,还新做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,但她满心欢喜,“这附近没有一家发廊,我在台湾又是美容美发的学徒出身,合作对象也谈好了”,原定农历新年之后开始营业,但疫情让合作对象打退堂鼓、不愿再投资,“就差临门一脚”。

  张川认为,最坏的时刻应该还没到来,“疫情上半年突然来袭时,很多人还有些过去积累的底子”,现在底子用得差不多了,小商家还会面临相当的挑战,“最难的时候或许会在今年底、明年初出现”,并且没有理想的应对方式,“既然不能开源,现在就只能先节流”。(刘大琪)

  Yelp副总裁Justin Norman表示,不管因为什么具体原因关门,联邦政府都应给商家提供更多的帮助,尤其是少数族裔小商家,当下应立即为他们注入更多资本,“否则我们可能永远失去他们,我们的小区和整体经济都会变得更糟”。

  在曼哈顿华埠卖纽约市相关纪念品的吕Jennifer,近日在店门口贴出“结束营业大甩卖”的通知,忙于清理存货:一大盒明信片三元(美元,下同)、每顶鸭舌帽三元、童款短袖每件一元、钥匙链三个一元……许多新老客人来店里和她打招呼、聊天、随手买几样纪念品,她总是热情地再送客人几样,给大家多留一些美好的回忆,记住她的店、也记住她这个人。

  虽然这是目前华埠、也是全纽约市仅有的一家车轮饼店,可吕Jennifer却表示没什么利润,不同于做饮品用时短、速度快、成本低、利润高,车轮饼做起来非常耗时,每次无论做一个、还是做一批,都至少要五至八分钟,光饼皮制作就很花时间,不同口味的内馅还要提前准备,烤制过程更需忍受高温,所以市面上几乎没人想做车轮饼生意。

Power by DedeCms